主页 > 海南沉香 > Sohu汽车频道

Sohu汽车频道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4月12日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私家车,汽车维修业也跟着火了起来。但对于许多有车族来说,修车却让人头疼。在市场上,“黑心”汽修宰客已经成了平常事。难怪,日前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投诉办公室发布2002年第11号投诉警示,提醒消费者“提防修车陷阱”。盲目发展、无序竞争的汽修黑店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

  常听身边朋友唠叨汽修宰人厉害,日前记者乘车从山西太原返京,途径太旧、京石高速公路也经历了这样的遭遇。途中汽车仪表盘的故障灯突然闪亮,司机说可能是车出现了故障,于是我们就近来到了石门口服务区的修理厂。一个师傅看了几眼后就判定问题不严重,是分电器出了毛病,好修,一个分电器1000多元。不一会换了个新的,师傅又拍打了几下,故障灯灭了。但车开了一段路,故障灯又亮了。本想回去讨个说法,无奈高速公路不好掉头,只能赶到下个服务区。就这样一路上走走修修,共修了四次,花了3200元,最后一次是在乐清服务区换了个300元的线元花得真冤!

  汽修厂到底怎么坑的人?在井陉服务区修理厂的宁经理闲聊中得意地向记者透露了赚钱的诀窍:首先手要快,不管好不好先给你换上零件,不行再拆了。你说不修了,行,你给我拆装费。高速公路上跑得多是外地车,往往都耽误不起时间,吃了亏也只能息事宁人。前些天他们曾向一辆进口别克要5000元拆装费,最后人家好说歹说给了1000元钱,而实际上在别处拆拆装也就几十块钱的手工费。另外换配件也有讲究,比如进口本田轿车的火花塞要68元,假冒的火花塞才18元。桑塔纳轿车的一种车灯,正牌为333元,假冒品为35元。

  “换假配件难道车主看不出来吗?”听了记者的问题宁经理笑笑说:“干汽修都是连蒙带哄。许多车主对维修不太懂,真假、好坏也难分清。只要告诉他,这个零件可能会出毛病,为了心里踏实,多数人也会换个新的。”

  在沿途公路两边,记者发现许多简易房旁挂着“汽修”、“补胎”等木牌。在距离乐清服务区60多公里的一个临时停车带内,一位十六七岁的小师傅正在鼓捣一辆东风货车。“找警察拖车,少说得400多块,不如找路边的师傅凑和一下。”司机这样说。“既没有仪器检测,也没有图纸,毛病修不好,就不怕出事故?”记者问到。小师傅说:“怕什么,大家都这么干,换个件能对付着开不就行了。”

  汽修真能对付吗?事实上,产品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汽车驾乘人员的安全。以制动器衬片为例,道路试验证明,合格的制动器衬片行驶里程应达到5万公里以上,然而不合格产品多数行驶到几千公里就无法正常使用了。特别是汽车高速行驶时,出现刹车不灵,极易造成事故。

  记者的遭遇并非偶然,被“黑”汽修坑过的事例比比皆是。据统计,目前我国共有各类汽车维修厂约33万家,其中技术力量相对较强的厂家仅7万多个,不具备经营资质、扰乱市场秩序的路边黑店更是数不胜数。以北京市为例,现有合法汽车维修企业5148户,而不具备经营资质的“黑”点超过了1500家。

  汽修黑店的肆意横行为假冒配件提供了滋生土壤。据悉,市场上上海大众汽车的汽车配件2/3为仿制和假冒配件,估算总金额达20多亿元;近两年中已端掉770个制假售假窝点,查处金额9000多万元。

  这一个个数字的确让人触目惊心。可见,目前国内汽修市场极其混乱,假冒伪劣产品严重泛滥,给行车安全埋下隐患。

  北京朝阳区金台路顺达汽修公司经理王忠对记者说,汽修黑店、假冒汽车配件发展到这样猖獗的地步绝非偶然。在黑店能虚开发票、提供回扣,吸引了许多公款消费的司机。有了市场就自然会有人来干,在北京开个汽修黑店一年至少能挣20多万元。

  汽修市场为何长期以来没有得到“修理”?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会长康文仲先生说,一直以来,维修人员的文化素质低是造成维修市场乱、差的主要原因。全国70%至80%的修理工都是初中文化程度。在我国的汽车维修从业人员中,真正具备判断汽车故障能力的技术工人还不足20%。另外,维修业无法可依。目前对产品保修期外的维修,国家尚无统一的法律规定。而协会的监管办法对“散兵游勇”也是无能为力,导致维修行业的极不规范。

  中消协有关人士认为,普通消费者缺乏基本的维修知识,无法准确地判定维修者是否做了手脚,即使有所怀疑,也找不到证据,使得处理此类投诉具有相当大的难度。要想理顺汽修这团“乱麻”,维修立法迫在眉睫,应尽快制定一部专门针对产品维修质量的监督管理法规。对维修人员实行凭证上岗的制度,并定期进行考核,黑心维修人员和黑心店一经发现即清理出维修市场;尽快出台市场指导价格,制定一个规范的行业标准,以限制暴利,遏制乱收费行为,提高维修收费透明度。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根治这一顽症。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