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退桉还药”种下“致富草”

“退桉还药”种下“致富草”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22日

  “这些中草药很奇特,过去只在《本草纲目》中看过,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真植株。”近日,一群来自惠州市区的研学人员,走进博罗县罗阳街道承粮陂村药王谷中草药种植基地,对此地保育的800种南药种源啧啧称奇,感慨惠州“南药宝库”名不虚传。

  象头山山脚的承粮陂村一度偏僻,遍野桉树,村集体经济薄弱。5年前,年过五旬的周子雄放弃北京的高薪岗位,投身家乡博罗的中医药产业,在承粮陂村开辟药王谷中草药种植基地,在博罗首创“退桉还药”,采用“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带动村民种植中药材奔康致富。

  此前从事企业策划工作多年的周子雄,在跟一些医院、医科大学打交道的过程中,深切感受到传统中医治病救人的功效。但近些年他发现,在农村和野外,一些常见的中草药渐渐难觅踪影。

  在博罗县大力发展中医药产业的背景下,五年前,周子雄放弃城里的工作,以“新农人”的身份“落户”承粮陂村,在偏僻幽静的山沟里种植中草药。

  中草药种植是中医药产业链的重要源头。常爬罗浮山及周边山脉的周子雄发现,罗浮山号称拥有金耳环、青蒿、金线多种,但很多中草药在低处已经很难寻觅,而高处的又很难采摘,如何让罗浮山中草药资源更好地发挥作用,这也是他开辟药王谷的初衷。

  承粮陂村是一个集体经济较为薄弱的村,有10个村民小组、1500多名村民。承粮陂村党支部书记张庚明说,早前,村里的山地都租出去种植桉树,收益微薄。周子雄到来后,和村里签订了合约,有步骤地“退桉还药”。目前全村8000亩桉树林已有1000亩正在转种中草药。

  扎根承粮陂村后,周子雄开始积极寻找罗浮山、象头山的中草药,并引种到药王谷。他聘请了一些懂中草药的员工分成数个寻药小分队,在罗浮山、象头山一带寻药,四五年下来,共采集到800种地道中草药,建设了药王谷种质资源中心,并逐步分成花果区、药食同源区、珍稀荫生区、乔木区、藤类区等区域进行保全培育。

  如何调动村民的积极性?周子雄想了个办法,采用“企业+合作社+农户”模式,用中草药种植改造桉树林,开拓了承粮陂、天上园、湖镇三个中草药种苗培育场,培育岗梅、三丫苦、五指毛桃、小叶榕及林下南药鸡血藤等多种优质种苗。周子雄还与罗浮山国药集团、新峰药业签订合作协议,隔墙供应药材给这两家药企。

  目前,药王谷在博罗县“退桉还药”面积达2000多亩,今年内将达到5000亩,成为博罗县重要的中草药种苗培育基地。

  种药扶贫,药王谷带动了承粮陂村的发展。实际上,仅仅是土地流转出租一项,药王谷每年就给承粮陂村集体经济带来六七万元的收入。此外,村民以土地直接入股或将土地租给药王谷,抑或参与种植获得劳动报酬,这些方式,都使得村民增收。

  “药王谷中草药种植基地可谓开创了博罗‘退桉还药’先河。”多次到药王谷调研的博罗县卫健局副局长梁赞军表示,得益于药王谷的示范作用,博罗不少中草药种植基地和合作社也纷纷推行“退桉还药”,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带动村民增收、改善乡村环境。

  这也引起了博罗县政府的关注,出台了《博罗县桉树林改造结合中药材种植工作实施方案(2020-2029年)》,拟用10年时间将该县现有的约81万亩桉树林结合中草药种植进行科学合理改造,主要改种土沉香、三丫苦、小叶榕、辣木、五味子、牛大力等符合市场需求的中草药品种,兼顾生态和经济发展。

  经过周子雄数年的努力,承粮陂村原本种满桉树的山林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王谷。药王谷从一个种植基地,渐渐变成了一个南药公园,建成中草药体验中心、中医科普长廊、中草药数据中心等,开始接待学生和相关团体研学。

  周子雄表示,药王谷还要继续扩大中草药种植面积,不断引入保全新的品种,争取在3~5年内达到千种中草药,同时辐射带动更多的村民“退桉还药”。

  “当种植规模起来后,可以跟村里合作建立中草药初级加工厂、中草药仓库和物流交易中心等设施。”周子雄介绍,还可以发展以中草药为特色的科普、科研、旅游等第三产业,将药王谷打造成为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创新创业的示范基地。

  周子雄还与承粮陂村委商议,将该村石坑村民小组作为示范村,他无偿提供种苗、技术,让村民门前屋后都栽种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的中草药。按计划,当承粮陂村中草药种植面积达到5000亩时,这里将打造成南药特色乡村,建立南药交易市场。

  2019年,博罗县政府重点规划和建设的博罗县南药产业园入选广东省第一批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名单,药王谷和罗浮山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新峰药业、博罗县林业科学研究所、博罗县康祥岭南本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成为该产业园的实施主体,正在紧扣“联农带农”主题,推动南药一二三产的有机融合。

  据介绍,博罗县还在积极与有实力的农业公司洽谈,扩大南药的“联农带农”效应,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