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时间的纹路(组图)

时间的纹路(组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15日

  早在百年之前,高级制表界就对腕表机芯的装饰纹路达成了高度共识:不论是镌刻还是打磨,那些费尽心力加诸表盘和机芯之上的纹路,在美轮美奂之余,更如同某种神秘的符号,标记着制表师对于时间的虔诚信仰,细微间可以赋予腕表截然不同的气质。

  制定于1886年的“日内瓦印记”作为瑞士制表业最苛刻的机芯标准之一,几乎用了一半以上的篇幅用于约束所有机芯零件的打磨与抛光,最后还特别强调“板桥上部必须以日内瓦波纹等装饰进行收尾,以去除加工的痕迹”。其中所指的日内瓦波纹便是腕表上常见的纹饰,从1920年代开始流行普及,因之颇似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湖面得名。区区装饰显然无法对机芯的走时稳定起到影响,却足以让人在第一眼感受到倾注于这枚机芯之上的拳拳诚意,如同对品质的无言承诺。

  时间流转,装饰时计的纹路也随之发生着改变。原本用于装饰机芯的日内瓦波纹开始在表盘上呈现,在Glashütte Original的机芯翻转腕表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条形日内瓦波纹遍布了整个表盘。另一方面,古老纹路被发掘复兴,以多变繁复的组合出现在各个计时区域;更有独树一帜的新兴纹路,在藏表者的追捧下已成为经典。

  作为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制表品牌之一,Breguet永远带着一股泰山北斗式的儒雅。这种别具一格的风骨,不仅体现在机芯工艺上,也体现在表盘的每一处细节装饰。2014年Breguet推出了537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的铂金版,环形铂金自动陀设计使得5377成为最薄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而这款42毫米的表盘上包括了4种不同的机镂刻花:巴黎饰钉纹图案以衬托出小时和分钟刻度,外部边缘则雕刻麦粒饰纹,8点30分位置的动力储存显示雕琢直线人字纹,菱形花纹勾勒出不同的功能区域。

  其实这款腕表已不算是Breguet运用刻花最多的一次,在Breguet Ref.5707BB白金响闹腕表上,方寸之间就镌刻了7种纹路,其中更多了火焰纹和蓝织纹。这些纹路的镌刻工艺被称之为“机镂刻花”(Guilloché)。这个以法文命名的工艺据传源自于18世纪一位法国工程师Jean-Pierre-Frankgois Guillot-Duhamel,他发明了一种可以在金属表面刻制复杂精细纹路的机器。此后,这种纹饰被广泛地用于表盘制作上,通过给表盘增加这种纹饰,可以增加表盘的深度与视觉效果。

  在诸多装饰纹中,巴黎钉装饰纹是最受制表师偏爱的纹路。它曾是建筑学经典,是中世纪一种以矩阵排列的“钻石尖端”为代表的建筑装饰艺术,几个世纪后为法国珠宝商采用,命名为巴黎钉(Clous de Paris)。在Jaeger-LeCoultre全新推出的大型Reverso自动上链日夜显示翻转腕表上,中心区域便雕刻了巴黎钉饰纹,在极其微小的24小时日夜显示盘上,更分别以火焰纹与横条纹标识出白昼与黑夜的时间。

  在镌刻装饰纹案的领域中,Blancpain则继承发扬了独特的手法,让同样的图案呈现出别样的质感。凭借技艺精湛的自有金雕团队,Blancpain突破了机芯纹路使用日内瓦波纹的传统(通常以机器打磨而成),转而在机芯上以金雕技术镌刻出极其立体的图案。全新十二日长动力陀飞轮腕表正面是素面朝天的白色珐琅表盘,而机芯夹板和摆陀上却都细密雕刻了繁复的纹路,可谓深藏不露。

  纹路作为一种符号,自然也在腕表上演变出精准独特的表达意义。不论是标注特俗的新材质,还是彰显门楣的“家族纹章”,都让这些装饰纹路成为独特的时间语言。

  在几乎所有的碳纤维材质的腕表上,我们都可以看到横竖交错的编织纹,被称为“缎面拉丝”。这种做法并不局限于Hublot,但Hublot确是将缎面拉丝玩得风生水起的制表商。早在2005年的日内瓦钟表大赏中,一枚BIG BANG玫瑰金陶瓷腕表便以立体雕刻的缎面拉丝纹路装饰了黑色碳纤维表盘,并拿下了当年的最佳运动腕表荣誉。

  比起“缎面拉丝”这样劲酷的后起之秀,Audemars Piguet已沿用四十余年的Tapisserie的格纹装饰已可称得上是品牌的标志,乃是系出名门。这种格纹全线运用于爱彼的旗舰运动系列“皇家橡树”与“皇家橡树离岸型”之上,只是格纹大小略有不同。这种方形格纹玑镂刻花是通过一种古老的机器从内部打造而成,在切成方块的同时印压出网状格纹。自1972年起,格纹表盘就一直沿用传统工艺制造,从未采用任何数控技术或其他现代科技,就是为了保留住传统工艺的精髓。

  Montblanc自收购Villeret机芯厂以来一直都有沿袭经典工艺的作品出现,表盘装饰纹理便是其中之一。全新Montblanc明星系列双月相显示腕表以标志性的六芒星作为核心,散发出层层叠叠如同波浪般的纹理。同样是标志性图案,Van Cleef & Arpels全新亮相的Pierre Arpels系列腕表在保留住自己至简的线条之外,也将表盘中心部分和机芯的珍珠陀上镌刻蜂巢图案。一方面组成蜂巢的一个个菱形图案是品牌标志的形状;另一方面,蜂巢图案也是男士正装礼服衬衫袖口的图案,体现一种上流生活方式。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