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人民网地方联报网

人民网地方联报网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10月13日

  在美丽神奇的西双版纳,我常被那无边无际莽莽苍苍的热带雨林陶醉,为那奇大无比、憨态可掬的野象群着迷,被那高耸入云、直刺蓝天的望天树折服,被那傣族姑娘仪态万方、婀娜多姿的孔雀舞吸引,但最令我激动,最令人久久回味的是僾尼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情景。

  从西双版纳州州府景洪到勐伦中国热带植物研究所的路边,有一个叫孔明的僾尼山寨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无论我走到哪里,那秀丽的景象总在眼前浮现。那是一个四五十户人家的小山寨,山寨依山傍水,几十栋褐黑色的三角形屋顶,鳞次栉比,像一群熟睡的婴儿,静静地躺在山水织就的摇篮中,非常协调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寨子前是密密麻麻的热带雨林,寨子后也是一望无边的热带雨林;寨子左边是地毯般的热带雨林;寨子的右边还是密不透风的热带雨林,寨子中,那几栋房子剩下也全是热带雨林,几乎看不到人类生活的痕迹。在雨林中,成千上万种植物竞相生长,它们从地下一直挤到天空,整个林间树叶压着树叶,树枝挽着树枝,树干挤着树干,树根叠着树根,层层叠叠,密密麻麻,连阳光、风都无法到达林中。这些植物生长得都十分夸张,有的火柴棍般细的藤条就有几十米长,有的藤条则如水桶般粗;巨大的豆荚长到一米多长,两三斤重,粒如鹅蛋般大;有的树叶就像一把巨大的伞,足有四五平方米大;有的树根犹如一堵墙,直立在林中;有的则几百条上千条从岩头上一直伸到崖底,就像一道壮观的瀑布;有的树高七八十米直刺云天;有的树粗大无比,几个人也围不拢。有的树根变树,树变根,形成一片林子,号称独木成林。寨子周围没有田地,没有菜园,没有刀砍斧劈的痕迹,甚至连果树也没有。

  热带雨林是僾尼人的天然菜园,里边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各种植物供人们享用。这些植物不但营养丰富,而且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他们经常食用这些东西,一个个变得身强力壮。埋在地下的有野山药、野百合、臭参、野萝卜、野魔芋、野芋头;结在树上的有野黄瓜、树菠萝、野山豆、芭蕉花叶;林中水旁还长着竹笋、花椒叶、野韭菜、水蕨菜,各种蘑菇,山树胡子、老芦皮。

  热带雨林是最大的天然果园,西双版纳是中国大陆仅有的生长热带野生水果植物的地方,水果资源异常丰富,现在发现的野生热带水果植物有五十多种,如毛荔枝、刺栲、野荔枝、野杨梅、无花果、山季子、蒲桃、大叶藤葱、布渣叶、木奶果、印度栲、曼果、梭子果、酸角、番荔枝、油梨、鸡蛋果、蛋黄果、菠萝、余甘子、龙眼、红毛丹、柚子、橙子、芒果等。这些野生水果都是实生苗,生长旺盛,产量很高,其中有很多是遗传育种方面很有价值的物种资源。生活在这里的僾尼人便是这果的受益者。他们不仅采摘食用,还上街出售。换回一把把的钞票,换回了阿爸爱喝的糯米酒,阿妈爱戴的玉镯子,阿妹喜欢的小花布。僾尼人创世纪民歌《葫芦》中也这样唱道:“茫茫森林是我们的家园/豺狼虎豹是我们的家狗/孔雀百鸟是我们的家鸡/满山药草是我们的摇钱树。”

  热带雨林是僾尼人的命根子,僾尼人把热带雨林当做像人一样有生命、有感觉的灵物对待,不会随便修整它,无论生产生活都是依自然而行。如盖房子,不辟土地,不破坏自然原貌,他们的住房俗称千脚楼,根据地形,在地上栽上几百根长短不一的木棍,高处短些,低处长些,上边铺上篾笆,大抵就形成了一大块平地,再在上面盖起竹楼,使用的材料也都是从自然林地过密的林中间伐来的。房顶不是用山茅草,就是小石片,柱子、椽子、楼板、墙全是竹子做的,这种竹楼冬暖夏凉,不仅外形与自然融为一体,十分和谐,而且也适合人类居住。不破坏森林,僾尼人连烧火也不破坏树木,除了在林中拣些干枝枯叶外,他们还在房前屋后的空地种了一种叫“黑心树”的速生木,作为烧柴林。“黑心树”学名叫铁刀木,因树心呈黑而得名。这是树种生长速度最快的一种,开始,每年可长两米左右,几年后每年长一米多。但砍伐两年后,生长速度加快,每年长三四米,两三年又可以砍伐了,由于它越砍长得越旺,连砍几番后会形成一大蓬,僾尼人称它为砍不死。黑心树质地坚硬耐磨,抗虫可做家具、房梁等。用它做柴烧,易燃耐烧,发热量大,火力猛,炭火好,一家人只要能种上几十棵,烧柴就不成问题了。

  我每次路过孔明寨,都要停下车,坐在寨子对面的山头上仔细地观察体味。早上,朝阳映红了寨子,每栋竹楼上炊烟袅袅,人来人往,充满生机,这寨子就像这块热带雨林的心脏,有节律地跳动着,给整个森林提供了无限的活力。中午浓密的森林遮住了火辣辣的日头,整个寨子清风阵阵,流水潺潺。下雨了,千条万条银线直落热带雨林,直落山寨,这时,整个僾尼寨子都变得朦朦胧胧的一片。山寨和森林就像一幅巨大的画像,把无止无尽的雨水毫不保留地吸收了。山寨中流动的小溪还是那样清,还是那么一股,几乎没有变,每看一次都有一次的感觉,第一次看它,只觉得这个山寨的僾尼竹楼鳞次栉比,和绿色在一起,就像丛林中的一片绿叶很有特色。后来再次看到它,就觉得这个寨子与大自然很好地融为一体,很有诗情画意。再后来,就感到这个寨子没有田地、菜园,连果树也没有,整个村子依山随势而建,一点也没有破坏自然原貌。进而琢磨村民们吃什么菜,烧什么柴,水果问题怎么解决,看着想着,我也慢慢地融到了这片一尘不染、洁净欲滴的土地中。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海南沉香